甜甜真的很想吃糖

喜吃糖,吃漫威各种cp,玩刀剑,吃藕饼,吃rou(小小声)

开学了呜......我的梗我的刀子精们我的手机我的小说啊呜呜呜呜呜要到周末再看了呜

我最喜欢的小书








我想写一个小书一样的人了


他爱上一个会上课画他的人,那人放学了给他采一大兜茉莉花,他们向家里坦白,被接受啦,然后他们一起创业,那个男人事业起来啦,之后每次聚会他都带着自己的爱人,会拒绝那些小男孩儿,骄傲的看着身边的人向大家介绍说:“这是我的爱人,他叫小书。”他们会养四只猫,一只秋田,小书最喜欢的那只猫长得最胖,每次睡觉都要靠在小书枕头边,虽然那个男人不喜欢宠物,但是他爱小书啊,他会在冬至给小书做饺子,他会每天给小书做早饭,他会带好那个银圈戒指,不管它有没有氧化,他占有欲强,但他不会拦着小书见别人,他会记得每一个他和小书相知相遇相爱的日子,每次会送小书糖,他会在院子里种满茉莉,抱着小书在茉莉丛边亲吻,他会关注小书的身体,每时每刻。


他要把小书护得好好的呀,这是他最宝贵的小瓷瓶呐


对了,他们会一起变老,等到皱纹爬满了面颊,雪花染白了发丝,挺直的脊背佝偻下来,他们相拥着,闭上眼




嘘......他们睡着啦


你看,这样的小书多幸福啊

日常(梗)












“喝口咖啡?”


时钰打开门,带进门一股子盛夏的燥热,他右手提了两杯咖啡,左手把钥匙放在门口盒子里,脑门上全是汗珠




俞源递了一条冷毛巾,看他手上这么忙的样子,抬手帮他擦汗


“不喝,先放那。”




房里的空调还在呼啦呼啦地呼呼着冷气,擦了汗之后时钰长嘘一口气,在俞源脸颊上亲一口,“那我先放桌上了,你待会再喝?”


俞源捂了一下脸,鼓了鼓腮帮子:“啊。”




“我先去洗个澡,外面太热了,出去一会儿就出了一身汗。”时钰莫名想在俞源捂起的脸上咬一口,吮出点漂亮的颜色




“穿我放柜子上那件,刚买的洗过一遍了。”俞源叮嘱




“情侣装?”时钰挑眉




“父子装!”俞源咬牙




可不能把小朋友逗生气了,时钰见好就收,趁俞源气鼓鼓的没注意到,再凑了上去




俞源往后一闪躲了一吻


时钰假意叹了口气




虽然知道这家伙在故作可怜,俞源还是又凑上去,在他的唇上啾了一口




“亲爱的,待会见~”


尾音还荡漾在空气中,时钰人都到了浴室




听着浴室里响起的水声,俞源把那两杯咖啡端到电视机前的小桌上




电视里正在播放动物世界,俞源满意地点点头,顺手从桌上挑了一杯捂在手里




吮了一口




被苦兮兮的味道激地一皱眉,捞了把小桌上的猫猫,顺手把咖啡放了过去




猫猫懒洋洋地躺在俞源臂弯里,也不挣扎,尾巴尖缠缠绵绵地绕上主人的手臂,喵呜地叫着要摸摸




俞源亲了口猫猫,把自己在沙发上摆弄好,坐出个舒服的姿势,反身把开始有点晕晕的头塞到猫猫肉乎乎的小肚子上




时钰出来后就看到这一幕




他的小男朋友把头蹭在猫肚皮上,难受地哼哼唧唧




几步走过去,还带着冷水气息的身体把小朋友从背后完全包裹住,发尾没擦干的水顺着动作在俞源的衣服上点出些湿痕




“怎么啦?”时钰像是吸猫一样在俞源身上吸了一大口




“头晕,恶心。”俞源没管他,把自己的猫再揉了揉,一下一下地戳着他的小耳朵,直戳成了个飞机耳




“宝贝儿,你这是怀了啊。”


时钰稍微坐直了些,调笑着一只手隔着衣物摸了把俞源的腹部




小朋友往后一个肘击,力道都变得软绵绵的了,被早准备好的时钰顺手接下




“我喝的咖啡。”俞源把猫放走,转身抱着男朋友再哼哼




“俞哥,多久没喝咖啡了啊?”


嘴上这么说了,时钰抱着俞源,哄崽崽一样拍着他的后背




“怪你,你买的。”


俞源很难从那个软乎的气氛里把自己拔出来,还是挣扎出来埋怨一句


“记得带会儿穿衣服。”


时钰一身肌肉不是太夸张的那种,刚从浴室里出来摸得挺舒服




“嗯。我先把你抱回房里,你躺一会,我在旁边等着。”


“好。”


俞源大抵是难受地狠,没推拒地环住时钰的脖子




时钰抱起自家小男朋友,把想黏上来的猫往旁边沙发上一推,动作格外地冷酷无情并且熟练




喵:狗...狗东西!








(注:喝咖啡头晕是我真实经历过的真的特别难受


      这个脑洞其实就是我超喜欢的那种软乎日常,就是比较默契的感觉,如果没写粗来就是我笔力不够啦)

糖🍬人

迟迟的一场雨,终于落了下来

 

天上的云被撕得碎碎的,从缝隙里飘下了些雨滴,风一吹,倒变成一缕烟,吹动了门前的铃铛,叮叮当当地响了满院

 

哪吒从屋外回来,裹了满身的水汽,蹭到敖丙身边,“敖丙,小爷我回来了。”

 

小孩子的身体用的顺畅,像只滑溜的鱼一样游进了敖丙的怀里,被他习惯性地搂了搂,塞进了那个温度偏冷些的地方

 

敖丙先前看完了那些的卷轴,东西多了,脑子里都是浑的,再看着些什么画本打发时间,倒也无趣,看看却也聊胜于无了,现在哪吒来了,把那卷本子放了一边,搂了哪吒,去戳他扎好的揪

 

“别动小爷!”哪吒倒是这么别别扭扭地说了,身子却格外诚实地把整张脸都凑到敖丙怀里,这是难得的撒娇了

 

“噗。”短促地笑一声,敖丙掩着憋住了,不让哪吒觉得羞,再摘了乾坤圈白日就做些什么事

 

他们确定了关系已经好久了,平日却总在同些妖怪或是什么祸事做斗,这几日倒是难得的平稳,两人腻着哪吒都能羞

 

“对了!小爷给你带了个糖人回来!你瞧瞧!”像是才想起什么,哪吒翻身坐在敖丙身上,撑开裤兜,在里面掏了半天,掏出来个糖人,惟妙惟肖地做成个小龙的样子,只龙爪上坐了个小人,用红色点出轮廓

“喏,我特意让做的你和我!”献宝似的凑到敖丙面前

 

龙子凑上去咬了口龙角,留着一块豁口,心里都装了一腔麦糖,“甜。”

 

“真的甜?”哪吒撑着,用个孩子的身体俯身看他

 

“嗯!......唔......”灵珠乖乖的这么一点头,看得人心里都痒痒的,于是顺心地咬下去

 

 

 

链接上👇

 

 

 

 https://shimo-assets.oss-cn-beijing.aliyuncs.com/download/a2a0bbc2-b76a-4e14-b65a-b7777c62dd26.jpg?OSSAccessKeyId=LTAIxZb0JlKfWMLc&Expires=1880802840&Signature=t%2BeqYi1K1Pd35qmywGhr7uITrmM%3D

便携式饼饼,超~甜

自从太乙为哪吒和敖丙锻了肉身后,两人便在陈塘关住下了

平日里打打妖怪,磨合磨合身体,再踢踢毽子,小日子过得十分舒坦

 

这日

出了点小意外

哪吒背着敖丙,用灵力小心地护着,嘴上却不饶人:“不就是个小妖,我一下就能解决,你挡上来干嘛!”

“我也不知道,只是看着那招要击上你了,下意识就......”

敖丙靠在哪吒背上,一手松松地搂着,一手去揉手臂上的淤青,一并温言安慰着哪吒,“我没事的。”

 

“小爷我皮糙肉厚,打一下又不会怎么样!”哪吒气闷,恨当时怎么没注意到那道攻势,让这龙子替他挡了灾

 

两人说话间,一股本被压制的妖气从丹田处涌了出来,挤压着敖丙的身体

 

“哪...哪吒!”温润的青年音突兀地转变为柔软的童音

 

手上的重量一轻,哪吒转头,同背着的小灵珠面面相觑

 

哪吒:???

————————————————————

“......那妖怪的妖气包裹着我,我周身一紧,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敖丙坐在一脸怀疑人生的哪吒怀里,仰头看着太乙真人

 

在两个小辈灼灼的瞪视下,太乙挠了半天脑袋才想起:“这妖怪大概是冲着哪吒去的,若是哪吒受了最后一招,早该化为魔珠消逝在天地间了,现在被你受了,消化消化,一天便可恢复。可现在敖丙你只有记忆,心智和术法都是娃娃的样。”

 

“谢谢仙长。”龙子眉眼弯弯,一口奶腔萌的人肝颤,他拢着一件略大的外袍,从月牙白的衣襟里露出个小脑袋,习惯性地想行礼,却被宽大的袍子一绊

噗一下摔在了哪吒的怀里,不知哪里硌了一块,额上红了一片

 

哪吒下意识地揉了揉那处红肿,被小龙习惯性的一蹭,又僵着,耳尖都是通红的

 

敖丙这副状态,只有在熟悉的环境才会舒服些,幼龙的皮肤肉眼可见的有些干

 

哪吒揉着揉着摸到了那处小龙角,顺手捏了捏,在小龙控诉的目光下,随手和太乙道了个别,一个法术瞬移至东海

 

————————————————————

幼龙的角尚未长出保护的角质,摸着软软的,却又有韧性,顶部是小片小片保护的鳞甲,现在也是软的。龙角的根部却出乎意料的生了一圈细细的绒毛,平日里被藏着掩着,这才不让人看见

 

小龙啪一下打掉了哪吒一直摸着自己龙角的手,肉乎乎的脸蛋上不知因为痒还是什么晕了一层红,蜜桃似的看着就甜

 

敖丙踢了踢哪吒环着他的手臂:“我要下去!”

 

————————————————————

这也是哪吒目前同龙王和申公豹三人一起比谁眼睛瞪得大的缘故

 

小龙到不懂看气氛,亲亲密密地唤了声“父王”“师傅傅”像个小炮弹似的跳下哪吒的臂弯,化成龙形态盘上老龙王的头顶

 

“我儿?”老龙王努力瞥向头顶那个尾巴尖

敖丙在他头上寻了个地方安放下自己,舒舒服服地“嗯!”了声

 

底下申公豹忍不住踩着灵气走了上去,“敖丙?”

 

龙子一跃而起,申公豹下意识变成豹子样,被敖丙蹭了个结实

 

好吧,是本人

 

老龙王长嘘一口气,万幸不是和哪吒一同生出来的二号混元珠

 

小龙玩闹了阵,天渐渐黑了,海底的温度因岩浆的翻腾而升高

 

小龙此时的身体被削弱得很,还是到陆上合适些

难得一次,哪吒同老龙王和申公豹和谐的道了个别,抱着个兴致勃勃的人形小龙脚下一蹬,冲着海面

 

(背后隐隐约约一声凄厉的女声尖叫:“把我的侄儿给我看看啊!!!!!!)

 

————————————————————

这还是哪吒同穿着一身小裙子的敖丙在床上相遇的原因

 

哪吒进门后趁两人愣神时干巴巴地讲清了事情,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拿了个干净的碗给饿着肚子的小龙拣了点吃的慢慢喂

 

喂一口,敖丙嚼一会儿,再喂一口,小龙腮帮子鼓鼓的模样真真可爱,脸颊软的像个白面包子

 

反应过来的殷夫人失望地叹了一口气,李靖倒是欣慰,吩咐下人去给两人放些洗澡水

 

饭后便备好了

 

等洗澡时,哪吒脱了褂子,小龙却捂着脸害羞了,扑腾着水要自己一个人洗

 

洗完了敖丙又不愿再在裤子后面开个洞来放尾巴尖,说是会漏风,凉飕飕的

 

殷夫人拦着绣娘,递出了一条小裙子

 

以上

哪吒瞬间脑补了出来

 

他叹了口气,抱着一整天下来累得睡睡眼朦胧的小龙,钻进了被窝里

哪吒修火,本身体温偏高,在这转凉的天气里最适合抱着了,小龙不知哪冷,把自己团成了个团团,露出个小尾巴,往哪吒怀里塞

 

平时两人最多只是抱着,还总是哪吒主动,现在敖丙变小了,倒坦诚了不少

 

哪吒失笑,搂着个白玉团子,在他的小龙角上吻了吻:“敖丙,晚安。”

 

小龙哼哼唧唧的:“晚安啊,哪吒。”

下意识根据身体本能转身在哪吒的下巴上亲了口

 

mua~

好大一个口水印

 

果然七夕想到的竟然是见家长嘛












两人去了龙宫回来,已是傍晚了


先前敖丙被他七大姑八大姨拦在一旁,眼睁睁看着哪吒和父王辩了两个多小时,好说歹说差点撸袖子干架才说服他同意了这门亲事




领走前,姑姑往他袖子里塞了枚药丸,小声说这是对他有用的,再问用处是什么,得了床第之间这几个字




哪吒跟在他身边,自然也听到了,揉了把敖丙的手过过瘾,“我们晚上慢慢用。”坏笑一声,倒也是新奇




上了岸接下来自然是去李府,大老远的便有人通报,等两人走进了,李靖和殷夫人站在阶上把两人迎进大堂




“老爷,夫人,这次我是来求亲的。”敖丙扣着哪吒的手,耳廓都紧张地微微发红




早知道怎么回事了,李靖本想再摆摆谱,说一番礼义之类的,被殷夫人一肘击打在腰上,苦笑着揉了揉腰腹,“成亲?哪吒早两天便和我们说了,我们早同意了,只是......”不觉得你们小了些吗……




还没等他只是出什么,殷夫人一把推开他,眉眼弯弯,“丙儿,怎么如此生疏,该换个称呼罢。”




“......娘。”




“诶!”




———————————————————


晚上吃了顿饭,在院子里一起踢了会毽子消消食,夜幕就这么降临了




天黑得快,一会儿眼前都看不见人影了,殷夫人催他们去洗漱了上床睡觉








走链接嘻嘻

https://shimo-assets.oss-cn-beijing.aliyuncs.com/download/b4cbcfba-7271-4a73-a0c9-8ae9f4a658c4.jpg?OSSAccessKeyId=LTAIxZb0JlKfWMLc&Expires=1880507922&Signature=gKamThKwEg32nrItrHKorV1FCvs%3D


好短一篇

藕饼 ABO

(OOC预警)

 

(被一族催婚去相亲小敖丙X一直打探敖丙消息知道他去相亲马上跟着相的哪吒)

/双向暗恋/(之前没在一起都是误会的错)

 

 

 

 

“儿啊,你看看这张照片。”敖广划着手机,神神秘秘的

敖丙探头一看,冷漠。

——屏幕上一左一右两张图片,两个男人,穿着泳裤,露着胸腹,身下鼓起挺大一团

“我不去。”敖丙毫不犹豫地拒绝,转身打算回房忙自己的画

 

背后敖广深深叹了口气,在手机上按了几下,之后免提:

“孩子他姑啊,敖丙已经二十七了,都连次恋爱都没谈啊…唉......”

“大哥,我发给你的那几个人呢,敖丙一个没看上吗?”

“不...不谈...也好,专心......专心画画。”

敖广随手点了几下禁了申公豹的音,继续嚎:“敖丙的发情期都是打药熬过去的,再这么下去,这身体哪受得了啊……”

“是啊,丙儿,你就听你父亲的,就去看一眼吧。”

 

敖丙按在把手上,这场景已经重复了太多次,也许......他真该试试,不再让家里人担心

“好。”

 

极静的一瞬

敖广几乎喜极而泣,不管小妹在电话那头喊着什么,按掉通话,再点开相册

——满满的Alpha照片

“儿啊,明天下午就开始吧。”

 

—————————————————————

这就是敖丙坐在咖啡店的原因

敖丙看了一眼表

——如果那位Alpha不迟到的话,还有两分钟他就要到了

在两分钟内敖丙要思考一份合适的拒绝说辞,为了不伤害那些高傲自大的Alpha的脆弱自尊心

 

门口的风铃“叮叮”地响了一声

一抹红跃进了敖丙的眼

 

——是哪吒

哪吒今天到是穿得正经,黑西装贴合着他的身材,裹着两条长腿朝他走过来

 

“哪吒?”敖丙疑问,自从自己毕业后,他再没见过这位曾经牵动他心弦的Alpha

他曾以为两人不会再见面了

没想到再见面却是在相亲的时候

 

“小灵珠。”哪吒笑了笑,坐到敖丙对面,Alpha霸道的信息素顺着空调口的微风吹到他面前,他嗅到熟悉的味道,受蛊惑似的往前凑了凑

 

“魔丸。”敖丙弯了弯眼,这是上学时同学们给他们俩起的外号,没想到哪吒还记得

 

不自觉地放松下来,靠着身后的软垫,“刚回国你怎么也来相亲了?不是才二十四吗,急什么?”

 

“为了你。”哪吒灼灼地盯着对面的灵珠,这些年不见,他只能靠敖丙时断时续的社交平台上发出的信息才能了解他的近况,隔着一层屏幕,这灵珠差点把他逼疯

 

如今终于见面,二十七岁的敖丙和二十二岁的敖丙几乎没有区别,他深深将敖丙此时的轮廓印在脑中,同二十二岁的影像一起珍藏

 

 

 

——为了你

 

——为了...我?

敖丙一瞬间僵住了,手指碰到的杯柄凉得惊人,他的心一瞬间冷了下去

 

“别胡说。”他缩在躯壳里,看自己的躯壳轻笑了一声,隔着桌子站起身,像大学时一样打算拍拍哪吒的肩,“你还小,别这样说。”

不等哪吒反应,他要离开了

 

“等等!”哪吒握住了他的手,属于Alpha的温度蔓延开来,熟悉又温暖

 

“我们可以试试!”哪吒没说当年的误会,他知道敖丙现在想听的不是那个

“求你......”

 

敖丙从未见过哪吒这么低声下气的模样,一时愣了愣,就被哪吒握得紧紧的,十指交扣,他到底还念着过去的情,叹了口气,“回去说。”

 

————————————————————

 

最后哪吒还是死乞白赖地跟着敖丙回了他家

进了敖丙的房间

哪吒规规矩矩地坐在床边的小沙发上,“敖丙......”

 

“说吧。”敖丙俯视着Alpha,这个角度让灯光微微柔和了些他脸部的线条

这是一个适合亲吻的角度

其实他也知道,他现在只是在怨哪吒几年前的不告而别罢了,之后他没有伴侣,完全是他自找的

 

———————————————毕竟是个小短篇,我相信你不会在意误会是什么的对不对———————————

——这是甜甜想不出理由的分割线——

 

 

解除误会的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哪吒搂着敖丙的腰,把自己的下巴搁在他的肩上,嗅着近处腺体附近溢出的奶香

忍不住在上面舔了下

 

“唔。”敖丙敏/感地一颤

 

“我想和你结婚。”

哪吒埋在敖丙肩头,闷闷地说

 

敖丙别开脸,为自己脱口而出的话感到惊讶

他说

“那要先领了结婚证。”

 

 

这么长的铺垫就是为了短短的车(这次我试试换个风格)

悄悄的

嘟————

https://shimo-assets.oss-cn-beijing.aliyuncs.com/download/e085f959-ab65-44e4-ad08-190fd0ea335f.jpg?OSSAccessKeyId=LTAIxZb0JlKfWMLc&Expires=1880335153&Signature=DSMbiKi7%2FjtlxIG%2FkJ8S6YvYL5Q%3D




 

  @开袋即食的薇薇 (迟到啦)


 

 

 

 

 

 

 

 

我的哪吒到了呜!!抽到凌风啦